紅網邵陽站12月25日訊(分站記者 吳珺)12月22日,邵陽醫葯有限公司不服吉林省通化縣人民法院執行裁定,提起執行異議申請一案在該院開庭聽證。此前的12月9日,湖南省邵陽醫葯有限公司通過律師將異議申請書提交至吉林省通化縣法院。
  早在1996年,原邵陽醫葯站因經營不善倒閉,欠下了大筆外債,將全部房產抵押給了銀行因無後續資金而停止經營。公司倒閉後,邵陽市政府為解決該站近500名下崗工人的養老保險,另行組建了邵陽醫葯有限公司,專營麻醉藥品。因麻醉藥品在全市範圍內由邵陽醫葯有限公司獨家經營,作為條件,該公司無償接受了邵陽醫葯站的絕大部分職工,但邵陽醫葯站仍留守部分管理人員管理國有資產至今。
  邵陽醫葯公司組建後,僅經營麻醉藥品而入不敷出,依然是邵陽市政府掛牌幫撫的特困企業。邵陽醫葯站停止經營後,該站欠銀行的借款變成了不良資產,銀行將其作為不良資產轉讓給華融資產管理公司,華融資產管理公司在處置該筆不良資產時,邵陽醫葯有限公司的大部分職工每人集資3000元,共集資146萬元回購了全部抵押房產並以邵陽醫葯有限公司的名義辦理變更登記手續。邵陽經信委、財政局、改製辦、醫葯行管辦相關文件均顯示,該回購房產的產權人仍然屬於全體職工所有,只不過以邵陽醫葯站的名義辦理了登記。一些不願透露姓名的職工表示,這是為了合理避稅。
  但就是18年前的這筆賬,如今吉林通化的債權人通過當地法院將邵陽醫葯有限公司追加為被執行人,要求立即還清這筆欠款。於是在11月26日,吉林通化法院的法官一行2人來到邵陽某銀行,要求將這筆42萬3千餘元的“欠債”劃入吉林通化法院的賬戶內,但是在劃賬時因該賬號開通了短信提示業務被醫葯公司的職員知道了,於是30餘人群情激奮以不是債務人,自己的公司和醫葯站沒有繼承關係,沒有收到追加為被執行人的裁定書為由,將法官一行2人堵在了銀行里,現場情緒一度失控。
  當時被堵在銀行小辦公室里的兩名男子經證實,確實是吉林省通化縣法院的法官和法警,但是他們表示沒有經過上級批示不能接受記者採訪,只是聲明他們到這裡是執行公務,手上的執行文書齊全,他們理解群眾的心情,但是群眾現在這樣的做法是妨礙公務。當天下午邵陽大祥區法院、紅旗派出所民警趕到現場維持秩序,以求解決問題。期間,通化法院的法官表示,該筆資金可以不扣划走,採取凍結資金的方式繼續將資金留在該銀行,並將扣劃資金的相關手續退還給了職工,職工得到法官承諾後離開了銀行。
  12月22日,記者採訪了湖南省邵陽醫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董事長劉智勇。劉智勇認為,吉林省通化縣人民法院的裁定追加邵陽市醫葯公司為被執行人無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因為邵陽市醫葯公司屬於重新組建的企業,不屬於原邵陽醫葯站的分立企業,原邵陽醫葯站無力回購房屋,由醫葯有限公司的職工回購的房產落戶到醫葯有限公司名下,辦理房屋產權變更登記手續並支付了相應的對價,顯然屬於買賣取得。邵陽市醫葯公司沒有取得邵陽醫葯站的任何財產,邵陽醫葯站的原有債權債務關係並沒有由邵陽市醫葯公司繼承。
  最後,劉智勇強調吉林省通化縣人民法院在自己公司未收到執行通知書、裁定書的情況下,直接扣劃他們的資金,系執行程序和執行行為錯誤,要求對方將42萬3千餘元予以返還。
  12月23日,通化法院的法官違背自己做出的承諾,強令銀行將資金扣划到通化縣法院。邵陽醫葯有限公司的職工得知情況後憤怒地向最高法院、吉林高級法院、通化中級法院同時舉報了通化縣法院接受對方當事人的吃請,動用對方當事人的車輛等違紀違法的情況,並提起了執行異議申請。
  目前,案件正在審理中,等待法院的審判結果。邵陽醫葯有限公司表示,如通化縣法院採取地方保護主義,他們將向通化市中級法院申請覆議。  (原標題:邵陽律師奔赴吉林省通化縣為邵陽市特困企業維權)
創作者介紹

農曆新年

vp85vphwz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